青青子衿

等一个命令

发布者:汪芯羽
时间:2020-12-24 10:38

 

密闭无窗的房间,暗淡的烛光,闷热的空气,铁板床,一张桌子,几瓶药,一副听诊器,一把椅子。

(一)

“真好。”医生坐在床上,一身白褂,颤声说道。“长官,时间快到了。”一身旧军服,背靠小椅,说道。“快六十天了吧,士兵。”医生说道。士兵从左口袋里摸出一个本子,翻到前几页的日历,说道:“长官,今天是第七十四天。”医生皱了皱眉,“外面怎么样?”“天气是明朗的。”“我问的前线。”士兵愣了一下,放低了声音:“还是那样。”士兵缩进椅子旁的黑影。“你先走吧,我等命令下来,”医生耸了耸肩,伸了个懒腰,他抬头盯了盯房顶的灯泡,“电要来了……”士兵缓缓站起,整理了一下衣服。随着“嗡嗡”的声响,电灯被闪烁着点亮了。士兵盯了盯医生,“再见。”士兵说道。他打开那扇铁门,关上;房间里只剩医生一个人。(这真讽刺,但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。)

(二)

医生今天的任务是去档案室取一份七十三号的资料,他是从讲话机听到的,而讲话机,它随时放在左边的兜里。临走前,医生不忘将那小烛光熄灭,关上重重的铁门,随手拿走挂在把手上的不显眼的面罩和胶皮手套。这是一个“T”字路口,后面是一个长长的走廊,一扇扇门;档案室在左边,而医生习惯在这里停留几分钟,他戴上面罩,只露出眼睛,看着面前的墙上,用油笔写着“胜利”,医生笑了笑,但他微眯的眼睛看不出笑意。在干净的走廊墙上,唯有这面印有岁月的孤寂,与铁锈斑斑。(我明明可以写一本书,但现在仍是绝无空隙的。)

(三)

他走向左边,在档案室里,医生半蹲着找到了印有“七十三号”的新纸箱,里面的纸被堆积得格外整齐,只高出箱边一点。“唉~”医生叹了口气,撸了撸袖子,握了握手,胶皮手套,黄底褪着点棕色的斑迹,抬起那箱子;正半蹲着起来,最上面的纸却掉了下来,医生又放下箱子去捡,看到那纸上明显的印着,一个人,一个印章,“确认死亡”。医生将它放在纸堆的最上面,背面朝上。(我,是一个医生。)

(四)

现在他需要打开一扇铁门,更厚的一扇,医生终于看见一个和他穿着一样的不相识的同事,但两人只是匆匆交递了一下箱子,便被拦在了冰冷的铁门两侧。“走吧,去好好休息一下。”医生自言自语。

“埃伊,睡好了吗?”“总比第一天来得要好。”另一个房间,医生,一张床,床边柜,平放着一张褪色的照片,床上只坐着一个人,医生面对他站着。“那天我可不怎么好受。”埃伊说道。“但看看现在的你。”医生眯起眼睛,小小地踏了几下脚,走向房间的窗户,外面还有点暗,几朵不成样的乌云流过天空。“来,喝一口水。”医生回头递去放在门口的杯子。“不了,我知道,先是发热,然后恶心,最后,我就可以离开这里,去另一个更高的地方了。”埃伊不再说话。“算了,你确实快要回家了,一点伤口感染,这夏天确实不会好好饶过你。”医生是打心底地开心,自己现在唯一负责的病员,不过多久就可以离开这里,回家和家人团聚了。“明天见,记得把药喝了。”医生在柜子上放下那杯水,离开了房间。(我是医生,还是军人。)

(五)

“下一个!”医生扯着嗓子喊了一声。简陋的房间,这里是医生的“诊室”,接待来自前线的伤员:这是他的正班,也是他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地方。他不想输给其他医生。“下一个!”气温渐冷,但少不了诊室的闷热。最后一个伤员过去,医生全身上下渍迹满满,消毒液的空瓶摆满房间角落。远处不知哪里,大门的锁链声,一切回归幽寂。“可真累。”医生嘀咕着,扶着栏杆,慢慢踏向自己的房间,里面一个新兵正等着他。“长官,今天是我来接班,请放心休息!”新兵挺直了背,脸上紧绷着。“是,是,你也好好休息,我先睡了。”医生无力地躺在铁板床上,电也在这时断了。“长官……”新兵坐在椅子上,小心地问道。“什么?”“你的脸上……”医生摸了摸脸,发现面罩没摘下来,但他实在是太累了,汗水和脸上的布也黏在了一起,肌肉也带有一丝麻感。“算了,睡了。”

(六)

“今天是第几天了,新兵?”医生支撑着坐了起来。“七十五天,长官!”“休息如何?”“很好,长官!”“昨天外面怎么样?”医生揉了揉脸。“比之前好多了。”新兵放松下来,医生也舒缓了许多。“要来电了,新兵。”漆黑一片,下一秒灯泡便闪烁了起来,照亮了房间。“哇!”新兵灯光下的脸笑嘻嘻的,医生也笑了一下。新兵站了起来,说到:“长官保重,注意休息!”没等医生回答,新兵便大步走了出去,医生看着新兵的背影,想起了之前的士兵,他晃了晃脑,把什么抛在了脑后。医生摸了摸口袋,紧握住那讲话机,仿佛胜利的影子就在那里。“这是我参与的战争。”医生说道。他把讲话机揣回兜里,“但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,这是我的使命。”医生在等一个命令。

撰稿:高2021届七班 杨晨宇

指导老师:余辉

创作感悟:2020年,世界变得些许安静。这场战争,不单单是意义上的战争,更是精神上双重意义的战争。当真正遇见了恐惧,我们也会因为恐惧而环绕一起,我们不再存在单单意义上的个人,而是作为一个集体,为所有谋求生存和庇护的生命搭建庇护所,也是为这点点星火,不再孤单恐惧。也许烦躁包围,我们也能看见同样的人——我们并不孤单。

 


收藏